• 让展示设计崛起一片“中国红”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舒婷《致橡树》阐释了男女爱情平等独立的关系,女性要像木棉树那样独立、坚强、自尊自强;男性如橡树的伟岸,坚实、牢靠。但是新时代的男女在爱情上的平等后,女性的自由独立被扩张,出现一些新特质,新时代的爱情观也掺杂了平等、后现代、女权意识,显现了纷繁复杂的情况。 关键词《致橡树》;舒婷;新爱情观 舒婷,原名龚佩瑜、龚舒婷,福建泉州人。年到闽西山区插队,插队时期开始写诗,年,由于几首辗转流传的诗作,结识老诗人蔡其娇,并在他的影响下逐渐形成自己的创作个性,以一首《致橡树》而名噪诗坛。舒婷的诗歌创作相比于同时代的北岛、海子等诗人,她的创作更显出人性关怀的温暖,温情的人性情感在她的诗中得到回归,故而她的诗歌在那个时代更能得到大家的喜爱和尊崇。这首诗写作于年,经历了十年浩劫的苦难历程,重新在历时废墟而站立起来的中国女性,应如何看待爱情?如何看待自身的价值定位? 在舒婷的《致橡树》中的主体意象是橡树与木棉,诗人十分独到地择取了这两个外形迥异的意象,并赋予它们性别色彩,有着伟岸身躯铜枝铁干的橡树充满着男性的勃勃英气,有着红硕花朵的木棉洋溢着女性的娇艳美丽,也有着思想的深沉、行为的果敢,在勾勒橡树、木棉的各自特性后,诗人突出描写橡树与木棉的比肩而立、心心相印、同甘共苦、终身相依。在这两个意象中,诗人传达出作为新时代的女性意识和新的爱情观。 一、平等独立的新爱情观,追求男女之间真挚的爱情和纯粹的爱情 我们可以把舒婷的《致橡树》当作一首优美的爱情诗,诗作体现了对以地位平等为前提,以人格独立为基础的相互尊重的爱情的向往与赞美。 首先这种爱情是一种平等的地位。在诗中开头诗人就用“我绝不”这样情感强烈的字眼,来表达自己对于攀缘大树的凌霄花,站立枝头歌唱的鸟儿;送来清凉的泉源,还是衬托威仪的险峰,这种依附型的爱情都表示了不明确的不赞同,她呼喊必须是“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接着是一种相扶相携、纯粹真挚的爱情,“你有你的铜枝铁干,我有我的红硕花朵”,男女各自能有能力,共同面对那些风险,“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也共享暮霭流岚、虹霓”,男女能同甘共苦。 最后才是爱情坚贞的相守,一种纯粹的爱恋,我们爱得坚贞,“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二、呼喊自由的女性意识,拥有自己话语权。 但如果仅仅将其当作爱情诗,那可能就会陷入“狭隘主义”的泥潭,《致橡树》在更深地层次上是诗人以特有的女性视角阐述的诗人对“人”的关怀,尤其是对女性的人文关怀。 从诗歌开始就选用木棉这个意向,展示了男女爱情的平等,勾勒出有独立爱情意识的女性形象,表现出了女性要求与男性比肩而立、心心相印、终身相依。在建构起了爱情理想构架,诗人的女性意识苏醒,在前面的铺垫后,诗人由此这样宣告道“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这是何等的铿锵有力和掷地有声。诗歌写到此处,诗人完成了与以树作为男性形象相比照的木棉形象的成功塑造,把女性比作木棉,并通过“木棉”这一意象承载诗人想要表达的强烈的女性自我意识,使读者们看到了一个女诗人在追求男女平等权力和过程中体现出来的发自她内心深处的心灵的真实跃动和不懈的情感追求。 从这个意义上说,《致橡树》所表达的与其说是爱情观,还不如说是新时期的女性独立观。我们应当看到,诗人能够从思想禁锢的现实转向开放的现代,对传统人格文化进行挑战,大胆张扬女性独立和人格自尊的现代意识,这无疑是具有积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的。 三、温柔的女性关怀意识 舒婷诗歌的核心内容是肯定人的价值和尊严。而构成这一内容核心的主要方面是在她的大量诗歌作品中通过浸满自传色彩的抒情女主人公表现出来。“致橡树”中的抒情女主人不附庸男性,愿意承担生活的风雨,敢于承担社会责任,站在和爱人彼此尊重和谐的条件下独立而有尊严地生活在现代生活中,这种女性对自我价值人格的追求,这在当时中国文化大环境下,大部分诗人在缅怀文革伤害的时候,舒婷一种娓娓道来的诗歌,给了那个时代女性温暖的关怀,给他们的思想给予了引导,有着当时时代意义。 随着时代进步,经济发展,文学发展,文学进入到了后现代的大环境,女性意识随着经济发展,在国外不断得到强调,法律明文也不断给予法律保障,但是现在关于男女的爱情观都成为了更多人诟病的对象,结婚不再是简单的爱情之举,更多的是房子,车子等爱情物质的衡量,电视剧《裸婚》《蜗居》深刻的刺痛了这一代人的爱情观,于是最近颁布的新婚姻法,在网上引发了一大堆男女的口水仗,男性觉得新婚姻法实则还是加重了男性负担;女性认为新婚姻法明显偏袒男性,侵害了女性的利益,正所谓一大批的买房和加名浪潮,笑了国家和房地产商。那么究竟这个时代的爱情观和女性意识怎么了? 一、“为爱而爱”的纯爱情观与物质为第一的“伪爱情观” 在舒婷《致橡树》的那个时代,全诗主要由伟岸挺拔的橡树和红硕丰满的木棉两组意象组成,它们共同构成了诗篇总体上的象征框架,诗人独立平等的爱情、人格理想正是依附在这两组意象上表达出来的。 当今时代,物质现实的爱情,爱情被现实逼退。在主张女性的独立意识后,现代女性都大都拥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独立的生活,按理来说,女性的独立意识应该在这个时候得到了合理的发展了,但是女性在平等的男女的关系中,渐渐走向一种女性意识的两极分化一是事业型的女强人;一是依附于男性,渐渐淹没掉独立意识的女性。 而在另一方面,男性在男女平等后,男性的自我角色定位出现了偏颇。女性在分担男性的一些责任和功能后,男性自我的责任承担能力减弱,男性自我意识弱化,能力减弱。 因而在女性自我定位后分化,加之男性自我意识定位的偏颇,女性对于男性承担能力的怀疑,更多通过了物质来考验和证明,于是平等之后的男女关系更加的紧张,更加的挑剔。 《致橡树》中的木棉形象,在那个时代喊出了男女的新爱情观,木棉和橡树的那种坚贞的爱情,在新时代在后现代物质文化的冲刷下,只剩下了躯壳了,男女都打着爱情的观点,各自独立的活着,于是《蜗居》中的“海藻”,论坛中直白的感情背叛、小三、小四,我们都被这样的感情混乱的冲刷得面目全非,舒婷喊出的爱情观,更多成为一种安慰。 二、混杂着独立自主、后现代的新女性意识 舒婷以抒发爱情塑造形象,传达内心的情感,诗中的抒情主人公充满了强烈的使命感,舒婷在诗歌中写女性的哭、女性的笑、女性的压抑和向往、女性的坚强与呼唤,她们既庄重温柔有骚动不安,都带给读者情感的冲击和震撼,展现出一种追求独立、尊严、平等。 在舒婷呼喊中,女性意识在国内外的思想中,开始在国内发展开来,到世纪女性自我的意识也达到了一个合理的水准了,女性创作从纸质创作到现在风靡的网路文学创作,女性写作越来越占据主导。从现在社会生活中和网络文学中,我们不能看出现在的女性意识有着新的特质 一是后现代思想影响,现代女性的意识在追求自我意识独立的情况下,更加张扬女性的个性。 个性张扬是这个时代赋予这个年代女性的特质,女性意识也表现出这点。在晋江网上、起点、腾讯文学网等网站中,我们看到创作的网络作者,女性居多,其中晋江,潇湘网都是以女性创作网站为发展的宣传开来,众多网络言情小说的女主人公就是当代女性的自我心灵的写照,如《何以笙箫默》中的女主角赵萧默,她独立,能在国外自我生活年,但是她有着自我的个性,她对于爱情那种干脆,简单的处理,是其简单随行个性的展现,在小说中,作者对她的刻画很简单,却也是表现出,当代的女性意识有着自我的独特个性。 二是物质影响,现代女性意识对于话语权的看重。 女性意识在当代受到物质的冲击是毋庸置疑的,在物质经济浪潮的冲击下,女性在舒婷吼出独立自主的开始,到美国的女性追求女权的极致,中国的女性意识也有着改变了。这种改变不仅仅是精神上的独立自主,更多的女性在经济上自主的同时,要求越来越多的话语权,保证自己的利益。新婚姻法的出台,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女性发出了自我的看法,直指国家法律的偏颇,对于新婚姻法的见解各不同,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天涯等社区论坛中,女性都在表达自己的话语权,坚决的捍卫自我利益。 结论 总得来说,在舒婷《致橡树》中提出的爱情观的理想化和女性意识的启蒙化,到现代不同程度下得到了一定发展和衍生,对于新时代的爱情观还是更多回归一种精神上的纯恋,舒婷的理想化男女爱恋能够给我们一种精神的安抚;而女性意识的新发展,其实是一种糅合了时代的新意识形态,女性随着时代逐渐分担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对于话语权这些呼吁,也是随着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是我们仍期待一个相对较为理性的新时代女性意识目标能如波伏娃所预想的那样“男女之间将永远存在差异或不同,但是这种差异或不同在合理的情况下只应仅仅是生理方面的,一切由于法律、风俗等社会因素所造成的不平等和差异都应消亡”,中国的女性意识能够走出现在复杂的局面,渐渐走向稳重和成熟目标。 参考文献 []熊文娟,舒婷《致橡树》的再解读文学教育, []黄晓东,舒婷的文学创作与女性主义批评与阐释当代文坛, []葛黎明对平等自由人性的呼唤——论舒婷诗歌中的抒情女主人公形象大众文艺, []沈林昌传统人格文化和现代意识的冲突———解读舒婷《致橡树》的爱情观

    上一篇:西部战区空军运输搜救航空兵某团执行飞播任务

    下一篇:浅谈中学化学教学